丝瓜app动态

   画面一转,审讯室内。

   蔡成功环顾四周打量了一圈,第一次来这里,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。

   至于,紧张,一开始他还有一点,但是在听到李杰说的话之后,全都没了。

   传唤自己,是为了调查股权质押的事情,而且刚才在路上,反贪局的人又客客气气的。

   在他眼里,这帮人就是他的救星啊!

   搞不好,还真是他的发小侯亮平出的力。

   不然,怎么这些人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等到侯亮平来到汉东之后才来呢?

   虽说这些人一直否认,但是琢磨了一路,蔡成功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。

   没跑了!

   这些人肯定是猴子请来的救兵!

   猴子果然还是没忘了我这个发小啊。

   上次京城没白去啊!

  
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

   咔哒!

   就在这时,审讯室的大门忽然开了,只见李杰带着周正一起走了进来。

   蔡成功眼前一亮,立马开始嚷嚷。

   “江检察官,你们一定要为我做主啊,山水集团不是人啊,他们官商勾结,巧取豪夺!”

   “对了,还有我,你们赶紧起诉我,是我伪造了公函,在工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质押了所有的股权!”

   李杰瞥了一眼神情颇为激动的蔡成功,没有搭理他,直到监控录音打开后,方才慢条斯理的出声询问。

   “哦?你说山水集团官商勾结,巧取豪夺,你有证据吗?”

   蔡成功呵呵一笑,大大咧咧道:“嗨,这还要什么证据啊?你去京州商圈随便找个人问问?谁不知道山水集团的事啊?”

   “我问的是证据!是实证!”李杰伸手指了指录像机:“看到这个了吗?你现在所说的话全都录着呢,捕风捉影的事情少提。”

   蔡成功讪讪一笑,而后闭上了嘴巴,山水集团多小心啊,他哪来的证据啊,即便有,他也不能说啊,起码不能从他嘴巴里说出去。

   “好了,你先说说你的那份股权质押协议吧,从头开始说。”

   “好!好!”

   说到正事,蔡成功立马来了精神,小嘴布拉布拉的,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是清清楚楚。

   当然,其中肯定少不得添油加醋以及删减了一部分对自己不利的东西。

   在蔡成功嘴中,他就是妥妥的苦主。

   一笔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过桥贷款,硬生生被山水集团利用? 山水集团伙同银行对他进行断贷? 而后又通过不正当手段夺取了大风厂的股权。

   “江检察官?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? 你们可一定为我们这群小老百姓做主啊!”

   李杰漫不经心地瞧了他一眼? 这厮还挺会搬弄是非的? 嘴皮子也厉害? 如果不是他提前得知真相? 搞不好还真被这厮给糊弄过去了。

   “蔡成功,既然你说山水集团伙同银行对你断贷? 那么是伙同哪家银行?”

   蔡成功神色慌乱的瞟了一眼对面的检察官? 他忽然发现,审讯室里的氛围好像有点不太对劲。

   而且这态度? 也不太对啊。

   总感觉对面好像是在审讯犯人一样。

   望着蔡成功躲闪的眼神? 李杰猜测,这家伙搞不好又起了什么鬼心思。

   “请回答问题!”

   蔡成功犹豫了一会,吞吞吐吐道。

   “京州城市银行。”

   李杰闻言当即追问道:“证据呢?你有证据吗?”

   ‘证据?’

   ‘我当然有了!’

   ‘钱都送不出去,还不是证据吗?’

   蔡成功心里暗自撇了撇嘴? 可是这证据他不敢拿出来啊。

   “我不知道,你们可以自己去查啊!我只是给你们提供思路而已!反正? 山水集团肯定不是什么好人!”

   “哦,对了,你们还可以去查查市中院的余秋林法官,就是她判的股权质押案!”

   “我也是懂法律的,按照法律规定,即使我还不起钱,法院也不能直接把股权判给山水集团。”

   “这是违法的!”

   “你们好好查查,她和山水集团肯定互相勾结!”

   接下来,李杰又问了几个问题,蔡成功看似老老实实回答了,实际上全都是阉割版。

   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,蔡成功嬉皮笑脸道。

   “江检察官,该说的我都说了,我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

   李杰呵呵一笑:“走?再等等,我还有几个问题需要和你复核一下。”

   蔡成功谄笑道:“您说,我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   “那好,我可就问了。”说完,李杰当即脸色一板,语气严肃道:“蔡成功,你刚才回答的问题和我掌握的情况有好几处出入。”

   “比如,你所说的山水集团伙同银行断贷,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,银行之所以断贷,那是因为你的个人财务出现了重大问题。”

   “你身上背了几十起官司,你没忘吧?”

   “另外,你之前贷款的资金并没有用在大风厂新业务开发上,准确来说是,绝大部分资金,而你把这些资金全都用到了别处。”

   “如果我是银行风控人员,不贷款给你,完全是合情合理的。”

  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面对这些问题,蔡成功辩无可辨。

   直到现在,他方才抛弃了所有的幻想。

   这些人恐怕不是来‘拯救他于水火之中的’,反而是来者不善啊。

   李杰看着哑口无言的蔡成功,没有选择穷追猛打,因为这些问题都不是今天请他来的主要目的。

   “既然你不想说,也不想承认,那么我们就换个话题,聊聊另外一件事。”

   “比如,林城锦绣煤矿。”

   听到这个名字,蔡成功猛然抬起头来,心神不定的看着李杰。

   “对,没错,你没听错,就是你接手的那个煤矿,当然,也是你和丁义珍一起合伙的那座煤矿。”

   “蔡成功,我希望在这个问题上你不要在动什么小心思,最好老老实实回答,听过一句话吗?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”

   “老实交代,才是你唯一的出路。”

   蔡成功慌了,心里想着,他们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,这不仅仅是来者不善啊,还要加上一条,有备而来啊!

   自己要不要说?

   其实,蔡成功是倾向于说的,因为在他看来,对方问的问题全都问在了点上,而且来龙去脉也知道一清二楚,自己再继续抵抗下去,有用吗?

   没有意义啊!

   何况,坐牢对他本人而言,未尝不是一种保护。

   他欠了一屁股债,不止有银行贷款,还有民间的高利贷,那帮人追债路子野着呢。

   虽说他现在有可能拿回股权,但是即便拿回来,扣除掉银行贷款以及企业贷款,剩下的钱也不够还高利贷的,而且打官司是要时间的。

   蔡成功在心里衡量了许久,终于下定决心,咬牙道。

   “我说!”

   “但是我有一个条件!”

   xiazaitxt